当前阅读:赵德超夫妇:那个不敢说出口的团圆约定

赵德超夫妇:那个不敢说出口的团圆约定

施云娟

2020年10月03日10:10  来源:人民雄安网

编者按:今年国庆恰逢中秋,8天长假,让更多人有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有了更多与家人相处的时间。然而有这么一群人,这个“双节”的8天长假,对他们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8个工作日。他们,因为身负建设雄安新区这一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重点项目的重任,肩负着众多人对雄安这座未来之城的期待,这个假期,只能放弃与家人的团圆。对他们中不少人来说,与家人团圆,是幸福,更是奢侈。他们只能一次次与家人约定,又不得不一次次失约。让我们走近他们,倾听他们迟到的团圆故事。

人民网雄安10月3日电 “儿子,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今年中秋还是没法回来和你还有爷爷奶奶一起团圆,提前和你说一声哈。高三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就像爸爸妈妈在工程上坚持一样。”9月27日中午,赵德超在位于雄安新区雄县昝岗片区的宿舍里,和远在成都的儿子赵睿视频。妻子宋冬梅坐在旁边紧紧盯着屏幕里的儿子看,却说不出一句话,直到丈夫提醒,她才开口叮嘱儿子照顾好自己。

结束通话,宋冬梅的眼里已噙满了泪水。“今天距离我们离开他整一年了。我们是去年9月26日来的雄安,期间都没有回去过,好想他,但却不能陪在他身边,现在还是最关键的高三。”说这些时,宋冬梅的声音有些哽咽,旁边的赵德超拍了拍妻子,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还是没开口。

赵德超宋冬梅夫妇是中铁二局的试验员。2019年9月,二人作为多次参与“一带一路”项目建设的骨干,结束在国外的项目就来到雄安K1快速路(一期)项目二标段,参与新区建设。

工作中的赵德超夫妇。李兆民摄

K1快速路(一期)项目二标主线长1.4公里,加上高铁雄安站东西联络线地面和地下通道等工程,合同额15.47亿元,总工期一年。一般来说,如此大的工程量,至少需要两年才能完成,但作为京雄城际重要配套项目,K1快速路需与京雄城际铁路开通保持一致性,工程建设量大、工期紧,且他们负责的这一段交叉施工点多达14个,质量要求还很高。为此,赵德超宋冬梅夫妇春节时与家人商量好“错峰”回家——让同事先回去过年,二人在项目上保证施工需求,待同事过完年回来,他们再回家与亲人团聚。

谁知,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原本的计划打乱,二人与家人的约定最终没能兑现。说起这事,赵德超干干地笑了笑,旁边的宋冬梅两手紧紧握住。

事实上,赵德超宋冬梅上一次与家人团圆,还是2016年7月。当时中铁二局结束在埃塞俄比亚的项目,二人休假回老家,与家人补了一顿团圆饭。

问起家里人的意见,赵德超说,自己77岁的父亲也是老铁路人,对夫妻俩的工作一直很支持,也很理解。“孩子一直是父母帮我们带,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赵德超说,但随着孩子逐渐长大,父母年龄也大了,老人多次提出,他们生活上可以照顾孙子,但思想和亲情关爱上还是需要夫妇二人中至少一人留下来陪孩子。“毕竟父母的爱不一样,特别是去年9月来之前,我父亲又很严肃地和我们说了这件事,因为孩子马上就高三,面临高考这一人生大事了”。赵德超严肃道。

原本,赵德超和妻子商量好,今年9月回去陪着17岁的儿子开始高三生活,但因为项目工期紧,再除去施工准备、严冬雨季、疫情等因素影响,有效施工时间仅7个月,建设压力太大,计划只能再次往后推。“今年年底项目完工后,我们一定会回去一个人陪他,度过高三最后的半个学期,要不也来不及了,以后没也什么机会能陪他了。”说这话时,生性乐观的赵德超声音从坚定慢慢颤抖,而后变得哽咽。

全家上一次团圆,还是2016年。赵德超供图

但这些话,夫妻俩谁也没和儿子说过,“怕再次让他失望。”赵德超说,“因为考虑到一些不确定因素,毕竟雄安是国家的重大战略,想让这个项目在我们手上完美收官,再回去。”

“以前儿子上小学时就答应过初中回去陪他,上初中时答应高中回去陪他,都没实现。”宋冬梅说,“不敢和他说。现在就想到年底项目结束后能赶快回到他身边陪着她。孩子10个月到的时候我就离开她去参加工作了,到现在我陪他的时间加起来不到2年,就想多和孩子在一起,把以前的时间补回来。”

问到团圆后最想陪孩子做的事,宋冬梅说是接送孩子上学,她始终忘不了第一次送儿子上学的情景。“他上小学时一次我放假回来,就去送她上学,到学校后,他就很开心地和老师同学说,今天是妈妈送我来上学的哦。”说起这段记忆,宋冬梅嘴角有笑,但眼中却瞬时有了泪花。她说永远忘不了儿子向老师同学炫耀的那个开心劲,让她高兴又愧疚。

“没办法,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赵德超说,结束现在的项目,一定要好好和家人团圆,“希望是春节。我们家的团圆,向来看缘分,主要是看我们俩夫妻的时间。”他深知,工作的关系,他和爱人,很有可能只有一个能陪着孩子度过高中的最后一学期,但他已经很满足了,“我想好了,会和孩子商量尽量让他到北方上学,因为我们都想继续参加雄安建设,这样就有更多机会能和他相聚。”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前提是他愿意。

结束采访,夫妇俩又投入到了工作,似乎,他们赶快一点,工程就能快点结束,他们,就能快点兑现那个不敢说出口的团圆承诺。

(责编:胡宇浓、施云娟)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顶部

关闭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