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阅读:盼了7年!京新高速北京段最后一个待打通路口年内要通车了!

盼了7年!京新高速北京段最后一个待打通路口年内要通车了!

2021年06月04日09:40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原标题:盼了7年!京新高速北京段最后一个待打通路口年内要通车了!

京新高速与沙阳路交会处,空空的收费站棚已矗立了7年,但衔接两条路的匝道却迟迟未建,京新高速沙阳路口至今没能打通。

这是一个格外复杂的路口:地处海淀、昌平的交界模糊地带,道路及周边配套设施建设又牵扯市区十几个部门,堵在路口的建筑大约10年前就该拆了。

今年年初,沙阳路口征拆区域的厂房完成拆除,工程紧接着在4月正式开工,按计划7月将主体竣工。市民盼了7年的沙阳路路口为何今年迎来转机?盘根错节的问题如何被厘清?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200米路口历时近十年未建成

京新高速沙阳路口东侧,聚集着一批企业。在此上班市民郭先生盼这个路口开通已经盼了7年。

这是京新高速北京段上最后一个待打通的路口。郭先生从公司回北边的家,原本只需在路口拐一道弯;就因为这个路口未打通,他要么得去绕更堵的京藏高速;要么得到京新高速南边的路口绕行,不仅多花20分钟,还得两次进出收费站、花更多的通行费。

让周边企业和百姓更烦心的是,这个打不通的路口如同路障,导致周边早晚高峰格外拥堵。近几年,几乎每年都有市人大代表建议打通沙阳路路口。从2019年开始,昌平区沙河镇也频繁接到从12345热线转来的畅通沙阳路口的诉求。

沙阳路路口已经规划了十几年。2012年,京新高速五环至六环段开工,就包含这一路口,但两年后通车时这个路口也没能开建。

规划显示,从京新高速东西两侧的收费站到沙阳路上,每侧均只有200米左右的匝道。两年前,记者到此采访时看到,匝道位置被一家企业的厂房占着。

负责征拆的海融达公司拆迁部负责人史云峰透露,早在2011年,就与该厂房产权方签订了征拆协议,但土地产权方迟迟未将京新高速东西两侧的剩余土地及房屋交付。

一个路口牵动市区十多个部门

沙阳路路口恰好位于海淀与昌平模糊的交界地带。最早老百姓投诉的时候,相关部门甚至一度为“该谁管”的问题发愁。

2019年5月,昌平区沙河镇因在12345热线等渠道的投诉较多被列为“治理类街乡镇”,由此京新高速沙阳路口建设项目开始接受市级督导。市疏整促专项办为一个路口搭建起市级协调解决的平台,市区十几个部门被联动起来,都要往一个方向使劲儿。

“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民政部门,找来行政区划的底图,确定属地责任。”市疏整促专项办相关负责人解释。

拥堵发生在昌平区的路段上,需求主要来自昌平区的居民,但解决问题离不开海淀区。第一步便是让昌平区与海淀区共同“向前一步”,跨区解决。

随着被摆上市级协调平台,该问题的解决也迎来了转机。海融达公司将厂房产权方告上法庭。在府院联动下,此事作为重大民生事项得以推动。

终于,海融达公司与土地产权方达成了一致,今年2月完成了交地和拆迁腾退任务。“移交的当天,我们就把厂房彻底拆了。说实话,这是老百姓生活的一个堵点,也是我们的一个痛点,今年一定给解决了!”海淀区住建委重大办副主任武东生说。

预计7月主体竣工年内实现通车

4月,建设方首发建设公司进场施工。很快,新问题又来了。

路侧树木移栽、照明高杆灯拆移、旅游标识牌拆移等问题,谁来实施?谁承担费用?首发建设公司相关负责人说,这些复杂的问题是工程建设中最头疼的,解决周期极为漫长,很可能再拖几个月。

几天前,沙阳路路口旁的一个办公室里,市疏整促专项办召集市城管委、市交通委、市公安交管局、市通信管理局、北京移动昌平分公司、首发集团等单位负责人,大家围坐在一起召开现场协调会,专门为沙阳路路口的路灯改移、树木移栽等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大家厘清责任,各方都要主动向前一步,共同发力,推动问题解决。涉及审批等手续的加急办理,负责施工的倒排工期,尽早实现开通。”市疏整促专项办相关负责人说,截至目前,树木伐移工作已完成,工程进入基础施工阶段,预计7月主体竣工,待完成配套设施建设和调试后,年内可实现通车。

记者获悉,今年治理类街乡镇整治提升工作将与“我为群众办实事”实践活动相结合,对于群众诉求高频点位、高频问题,市区联动,紧盯不放,一抓到底,推动问题解决;同时积极探索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路径,解决市民身边的烦心事、揪心事、操心事。

(责编:何美萱、施云娟)

排行榜一天一周一月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顶部

关闭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