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阅读:探访雄安传统村落圈头村,感受浓浓水乡情

探访雄安传统村落圈头村,感受浓浓水乡情

贾玥 栗翘楚 陈安阳 李俊萱

2018年06月27日14:17  来源:人民雄安网

历史文化保护是雄安新区建设的重要一环。《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指出,保护传统村镇内历史空间格局清晰、传统风貌较为完整的核心地段,传承与展示水乡生产习俗和民俗文化活动。

“一个新的城市要立得住,关键是要传承好自己的文脉。”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长,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陈刚也强调,雄安新区在大规模规划建设之前就注重对历史文物的保护,对历史风貌的保护,对文化遗存的保护。

今年4月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和旅游部等六部委联合发布2018年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中国传统村落名单,安新县的圈头村名列其中,是雄安新区唯一入选的村落。

在雄安三县众多村落中,为何是圈头村得以入选?其自然风光和风俗文化有何特别之处?带着这样的好奇和疑问,近日,记者一行到此一探究竟。

 

安新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会长张国振。陈安阳/摄

白洋淀深处的“湖中岛”

记者探访圈头村时正值夏收期间,在由容城通向安新的省道两旁,金灿灿的麦地一望无际,犹如一片金色的海洋。沿途经过白洋淀时,又见芦苇丛丛,荷叶片片,扁舟点点,到处是一派轻柔的夏日风光。

圈头村隶属安新县圈头乡,位于县城东南偏北10.6公里处,地处白洋淀中心地带,四周被淀水包围,村内羊肠小路纵横。采访当日,艳阳高照,绿意浓浓,坐在农家小院儿里,安新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会长张国振向记者讲起圈头村的历史沿革。

圈头村是个移民村。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长城古北口外第一重镇小兴州迁至任丘县西北富家屯,陈、夏、张三姓先后在此落户。后圈头村在行政区划上历经数度变迁。据《任丘县志》记载,民国十七年(1928年) 任丘县设8个区,圈头为八区。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任丘将8个区合并为4个区,鄚州与圈头合为一个区。抗日战争时期,圈头村属白洋县;解放后划归安新县,属保定地区。

圈头村有三街六道,即大街、前街、后街,行宫过道、官过道、东夏家过道、西夏家过道、张家过道、陈家过道。此外,这里还有行宫一处,建于清康熙年间,楼阁水影,庭廊彩绘,为典型清代建筑,但几经水灾、战乱,现已不复存在。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张国振对记者说,圈头村有水、有苇,乡亲们世代靠捕鱼编苇为生。白洋淀苇编历史悠久,芦苇用途很广,经济价值颇高,可造纸、织席、打箔、编篓、打帘和制作苇制工艺品,在当地有“铁杆庄稼,寸苇寸金”之说。

圈头村能够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其独特而秀美的自然风光是重要原因之一。碧水蓝天,荷红苇绿,景色宜人……这里至今仍保留着浓郁的水乡特色。以前,圈头是个“湖中岛”,离了船哪儿也去不了;后来修通了一条通往安新县城的公路,村民进出才变得方便。

圈头村音乐会代代相传

说起圈头村的文化符号,极富民俗和地域特色的圈头村音乐会大名鼎鼎。截至今年6月,圈头村音乐会正式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扩展项目)已满十年。回忆起圈头村音乐会漫漫申遗之路,为此付出巨大心血的张国振感慨万千。

早在2001年,为挽救古乐曲失传危机,张国振和夏国振自筹资金录制了音乐会的全套曲目,经传承人夏老肥等反复校对,比之传统的古谱《总纲》更加具体和规范。

从2006年起,张国振为圈头村音乐会申报非遗项目跑上跑下。为了更好地整理素材,近古稀之年的张国振甚至还学会了用电脑软件进行视频剪辑。经过张国振等人的不懈努力,2007年6月,圈头村音乐会入选河北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为进一步成为国家级非遗项目奠定坚实基础。

始于明末清初的圈头音乐会属冀中笙管乐南北乐会中的北乐会。乐队由笙、管、笛、云锣、鼓、镲、铙、钣、铛子等乐器组成,乐曲保留了明清时代甚至更古老的曲目。音乐会形成以来,主要为丧礼、民间祭祀及社会、政府部门庆典活动提供无偿服务,在村内代代相传。

音乐会信奉的先人是药王扁鹊及中国历代十大名医如华佗、孙林、张仲景、孙思邈、刘河间等。可以说,圈头村音乐会是与民间信仰牢牢结合在一起的。他们用音乐来祭祀祖先和神灵,也用音乐来为自己故去的亲人超度。

“老的会员一个都没有了。”张国振说,音乐会现在主要是面向青少年进行传承。去年,小会员发展到近60人,年龄集中在9至16岁之间,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小会员们利用课余时间进行学习,现在已经做到既能念唱又能演奏。

 

圈头村中心区域航拍图。李俊萱/摄

小小水乡“文武双全”

燕赵多有慷慨悲歌之士。除了尊崇礼乐,“尚武”也是圈头村村民的精神内涵之一,其中最为代表的当属圈头村少林会。

据《安新县志》记载,少林会在圈头村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清嘉庆年间,其技艺大体分长拳和花拳两类,器械有大刀、单刀、宝剑、枪、棍、钩、拐、钥等,武术之外还配有一套欢快、紧凑、稳健的伴乐。

长期以来,少林会是圈头重要的社会团体,在每年的春节和元宵节期间都会“出会”,为村民进行武术表演,丰富农村文化生活。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日益发展,大多数人把精力集中到了商业活动上,少林会日渐低迷。与圈头村音乐会面临的境遇相似,少林会目前最大的困难是留不住人。

2009年,在张国振等人的努力下,圈头村少林会成功申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其先后入选的还有当地的八趟掩手、丧葬习俗、面塑和苇编四项省级非遗项目。

“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 圈头村百姓不仅继续沿用古老的捕捞技艺,还将水产生意做到了全国各地;苇编也“摇身一变”,成为一件件精美生动的艺术品。

无文化传承,无雄安未来。如今,圈头村有了直通淀外的公路,音乐会、少林会等传统艺术也在以新的形式得以延续。在记者与张国振对话的院子里,西屋房檐下筑起一座鸟巢,三只幼鸟嗷嗷待哺。如同这幅画面所展现的,新的希望正在这片北方水乡酝酿。

(责编:施云娟、冯亚涛)

排行榜一天一周一月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顶部

关闭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