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阅读:用光影记住乡愁 雄安新区有位会摄影的驻村干部

用光影记住乡愁 雄安新区有位会摄影的驻村干部

2018年01月31日14:04  来源:雄安发布
原标题:用光影记住乡愁!雄安新区有位会摄影的驻村干部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离别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在诗人的笔下,乡愁最是那浓得化不开的思绪,是一份至纯至真的个人情感。而在摄影师的镜头里,乡愁在引人追忆往昔的同时,更多地记录了时代的现实意义。

在雄安新区,就有这样一位立志记住乡愁的驻村干部、摄影师。新区设立后,他走遍白洋淀大小村落,记录下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他着迷于那里天赋的美景,更钟情于那里传世的人文。他叫贺友顺,白洋淀摄影家协会前主席。生长在老河头镇的他,更喜欢人们称呼他微信上的昵称——“老河”。

别人“扫街”他“扫水”

有“九河下梢”之称的白洋淀,是个地道的北方泽国、华北水乡。“如果说在其他地方找灵感是‘扫街’,那在这里就是‘扫水’了。”从2009年开始,“老河”就把烟波浩渺的白洋淀当作最主要的拍摄对象。追光逐影、向美而动,是摄影人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为了取得最佳拍摄效果,“老河”常常早上四点就从家出发进村。在他的镜头捕捉下,白洋淀时而柔美,时而厚重,时而清新,无论春夏秋冬,总是风姿绰约得令人神往。

渔船唱晚。贺友顺摄

“扫水”本是兴趣使然,但在2017年4月1日之后,又多了新的驱动力。雄安新区成立后,任职于县财政局的“老河”成为北六村驻村工作组成员。为了不影响其他同事工作,起初他只是偷偷用手机拍,后来感触越来越深,便拿起了最熟悉的单反相机。他的举动很快引起了驻村工作组组长、安新县政府副县长孙立坤的注意。“你爱好摄影啊?”组长的提问让“老河”顺势透露了自己当时还是白洋淀摄影家协会主席的秘密。“这是工作组的财富。”孙立坤听后立马决定,“老河”以后的主要工作就是用影像记录村子内外的变化。

无论是对“老河”还是对驻村工作组,忠实记录不再只是对美的追求,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正因如此,那些看了无数遍的寻常景色,在“老河”眼里又焕发了新的生机。“再不记录就看不到了。”这句话,“老河”对身边人说了很多遍。驻村之后,“老河”重新发现了此前擦身而过的一些景象。在紧挨着北六村的中六村,有一排不起眼的低矮平房。有一天突发奇想,“老河”走了进去,才发现这里是一家已经营业了几十年的老磨坊。昏暗灯光、旧式器具、传统技艺,让他想起小时候跟父母扛着麦子去磨面的日子。“这里看上去与其他的平原乡镇没什么区别,但只要细心观察,总能发现令你惊喜的老物件,甚至是文物。”在“老河”看来,这就是替代不了的浓浓乡愁。

想给每家每户都拍张全家福

为北六村每户村民拍张全家福,是“老河”目前最大的心愿。驻村一个月后,擅长拍摄风景的“老河”,逐渐把焦点对准风土人情,给全村人拍摄全家福的愿望在心里渐渐萌生。2017年7月1日,“老河”利用支部党员大会上发言的机会第一次向众人提及。按照他的设想,北六村每家村民,无论是办企业的、开饭店的,还是种菜的、打鱼的,一家老小齐齐站在自家的院子里,与搬迁前的家来张合影。他还要在照片上标记好每个人的名字、年龄和辈分。但出乎“老河”预料的是,村民们当时的反响很一般。后来有清楚状况的同事告诉他:“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吗?是不好意思,跟你不熟,而且你也不要钱。”

水乡人。贺友顺摄

“老河”明白,要想完成愿望,他必须得先跟村民关系热络起来。于是,“老河”主动申请加入北六村的微信群“北六信息发布群”,隔三差五就在里面发出邀约,争取更多村民的理解和支持。北六村党支部书记陈克宾第一个被他“说动”,现在已经定好了拍摄日期。此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北六村八成以上村民都从事服装制造业,走南闯北的不在少数,甚至有人远在俄罗斯做生意,全家人在平日里能凑在一起不容易。“春节是最好的机会。”近日,“老河”来到村民张彪的家中,商量着在狗年春节期间,为张彪兄弟两家拍摄全家福。“老河”已经打算好,今年春节他将走家串户,尽最大可能“赶进度”。“老河”计划拍摄会持续到村民们搬入新家之后。新家旧居的对比,新生活的美好和旧日子的温暖,都将融化在不变的乡愁之中,让光影记忆流传一代又一代。

湿地精灵。贺友顺摄

“新区的设计师们要多做几个鸟巢”

和很多摄影爱好者一样,“老河”也热爱游历祖国大好河山。去年春节,“老河”和朋友们前往云南省文山州丘北普者黑景区采风。这个因成为《爸爸去哪儿》外景地而广为人知的景点,让“老河”陶醉其中、流连忘返。但即使走了很多路、看了很多风景,“老河”还是觉得白洋淀拥有着独一无二的美。他认为,无论是一村一岛的水乡格局,还是独特的织席捕鱼文化,都很难在世界其他地方找到相似的样本。最近,“老河”在朋友圈发了一组白洋淀四季美景写真。他写道:“看了这些照片还会天南地北跑吗?白洋淀很漂亮,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这条信息赢得当地影友们的集体点赞。

水路十八弯。贺友顺摄

竭力推介白洋淀的“老河”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里日益脆弱的生态环境。每年五一前后,大量候鸟会飞来白洋淀栖息繁衍。2010年,“老河”还能拍到上百只白鹭,但去年同一时间他只看到了四只。黑背长腿鹬,习惯在稻田、浅滩中捕食小鱼和浮游生物,是白洋淀常见的水鸟之一。“老河”说,2013年还能在码头周围拍到一大群黑背长腿鹬聚在一起“晨练”,但现在只能偶尔见到几只。头顶花冠似折扇、嘴部极为细长的以色列国鸟戴胜,喜欢在开阔的湿地活动。5年前,“老河”曾在白洋淀拍到过,但是前年一看,戴胜鸟曾飞上枝头的那棵树已经不见了,所幸在500米外的另一棵树上又发现了。但可惜的是,去年再去,这棵树也没有了。

“新区的设计师们要多做几个鸟巢!”“老河”反复呼吁。令“老河”欣慰的是,随着雄安新区的设立,切实修复和保护好白洋淀生态屏障也被提上日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雄安新区建设要充分体现生态文明建设的要求,成为生态标杆,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不能建成高楼林立的城市,要疏密有度、绿色低碳、返璞归真,自然生态要更好。“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让城市融入大自然”“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4年多前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勾画的这些美好图景,都将在雄安新区得以实现。

(责编:胡宇浓、吴昊)

排行榜一天一周一月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顶部

关闭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