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閱讀:中國人民大學附屬小學雄安校區,有間特殊的專業教室,布滿“藝術品”

中國人民大學附屬小學雄安校區,有間特殊的專業教室,布滿“藝術品”

2019年11月05日14:11  來源:北京晚報
原標題:特色益智課讓孩子受益匪淺

劉大偉與孩子們一起在紙板上創作。

木藝課上,孩子制作的小木床。

用廢紙板放飛想象力,在扑克牌裡學習傳統文化,操起墨斗、電鑽當起“小木匠”……如今的中小學課堂上,早已不再是語文、數學一統天下的單調局面,而是各個學科合奏共鳴、百花齊放——各種獨具特色的課程既益智又好玩兒,為每個孩子的成長提供了個性化的發展土壤。

廢紙板變身創意藝術品

受益:學會發現美和創造美

在中國人民大學附屬小學雄安校區裡,有一間特殊的專業教室:教室的一面牆上裝飾著滿滿的臉譜面具,有的憨態可掬,有的怒目圓睜……樣式千差萬別卻都充滿童趣﹔相鄰的牆上則是各種人物剪影、風景貼畫——這些藝術大作都是學校美術老師劉大偉帶領學生用廢舊的紙盒子創作而來﹔這間“廢紙板創意實驗室”讓劉大偉在人大附小本部的教學探索,在新區長出了新的枝丫。

說起變廢為寶的初衷,那要追溯到大概十年前。那會兒在房山一所學校擔任美術老師的劉大偉,同時負責一部分電教工作。當時,學校為老師們配備了一批新的電腦,面對電腦安裝后散落在辦公室的100多個大紙箱,職業敏感性讓劉大偉產生了新的創意:表面平滑、有底色、有厚度的紙板能不能成為孩子們的作畫原料呢?

於是,他動手將一百多個包裝箱子拆裁成了一千多塊紙板。“十一”值班期間,剛好有同事帶著孩子來學校玩兒。劉大偉就讓他先試試﹔沒想到小伙子居然用紙板創作了一幅不錯的臉譜作品:作品利用紙板土黃色的底色,突出了黑色的線條,色彩反差給臉譜帶來了獨特效果。“我當時就覺得這個想法可行。”

假期結束之后,劉大偉將紙板發放給學生,開始了紙板教學的探索。“別看只是簡單的紙板,其實裡面門道特別多。”最開始,劉大偉只是讓學生在紙板上繪畫,實現了廢品的再利用。但是他慢慢發現,與紙面作畫相比,紙板作畫其實有很大的特殊性:紙板有厚度,而且結構上也更有層次感。比如一塊常見的紙板,最上面一層是面紙,中間夾著芯紙,面紙與芯紙的顏色不同,層層疊疊的結構還會打造出自然的蜂窩狀或瓦楞狀。據此,劉大偉發展出新的“撕畫”形式,啟發孩子們用“撕”的方式進行創作。“這其實為孩子們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間。”比如,撕了一條小魚,就要給小魚畫上流水﹔撕出一個“跳舞的女孩”,可以再給女孩配上美麗的舞裙,一幅作品便有了多樣的表現形式。在劉大偉的啟發下,紙板外側的裝飾圖案在孩子的手下,也成為了作品的一部分:郵戳變成了眼睛,紙板上的字樣成為了各種裝飾品……

千塊廢紙板拼成刻畫作品

受益:創作實踐中收獲成長

來到人大附小之后,學校倡導的“變廢為美”的理念更是給了他極大的歸屬感。“學校每個月都有廢紙箱、舊書的回收活動,校長也鼓勵老師帶領同學們動手創造。所以我有時候也會去挑一些好看的盒子,給自己上課提供素材。”於是,在劉大偉的美術課上,孩子們可以畫,可以撕,可以貼,也可以拼,邊玩邊學,創作成了一件極其快樂的事情。更重要的是,通過他的課,孩子們都養成了“收破爛”的習慣,以往被忽視的紙箱子成了孩子們眼中的寶貝。“我盡我的所能在課堂上影響孩子們,而每個孩子背后都是一個家庭,環保不再只是嘴上的一句空話。”

經過近十年的探索,劉大偉以《廢紙板上的童趣》和《廢紙板創意實驗室》兩本書對“化廢為美”的教學探索做了總結。今年2月,他又毛遂自薦,帶著這一理念來到雄安,成為人大附小派往雄安校區的第一批常駐老師。這次,在廢紙板的應用上,他瞄向了與傳統文化的結合。在上個學期,他還別出心裁地以《弟子規》為題材,帶領孩子們用1085塊邊長為25厘米的廢紙板拼貼成巨幅的《弟子規》刻畫作品,“這並不是簡單的刻字,從裁剪紙板到拓印畫稿、從標號到刻紙、從揭撕面紙到排列校對、從拼貼到誦讀,孩子們在一步步實踐與創作中成長和收獲。”

用扑克牌學習文化歷史

受益:打通學科融會貫通

在黑芝麻胡同小學優質教育資源帶,每個學生手上都有三副特殊的扑克牌——以胡同篇、人物篇、建筑篇為主題的三副精美紙牌,融合了南鑼鼓巷地區的風土人情和歷史過往,已經成為學校不少課上的學習工具和資源。

原來,在過去幾年中,學校一直在花費很大精力來整理近四百年的校史,在此過程中,學校的李東林老師隨手記下了搜集到的有趣故事,一共五十多個。看到數量與扑克牌接近,他便靈機一動,萌生了扑克牌的創意。而學校又地處南鑼鼓巷附近,位置可謂是得天獨厚:名人故居、歷史遺跡、胡同街巷,處處即景。如何利用好家門口的這些文化資源,也是近幾年學校思考的一大課題。於是,利用扑克牌學習傳統文化的想法便應運而生。

如今,這些扑克牌已經成為了各個學科老師進行課堂教學的重要抓手和載體。副校長楊毅介紹,各個學科都在自己的課程體系中與扑克牌上的知識進行了融合,使扑克牌這一學習資源的效能得到最大化發揮。比如,語文學科在學習到詹天佑的相關課文時,老師會引導學生根據人物篇扑克牌中的線索,對歷史人物進行史料的收集,了解詹天佑的愛國事跡﹔科學課老師則給學生帶去人字形鐵路設計的相關啟發﹔建筑主題扑克的相關內容則為數學學科提供了關於“位置與方向”內容的學習素材……

副校長楊毅介紹,除了已經完成的胡同、人物、建筑之外,學校會繼續挖掘身邊的文化資源,比如門墩等,使孩子們的學習素材進一步得以豐富。

學習木藝爭當“小魯班”

受益:鍛煉思維學會專注

周三下午3時30分,伴隨著上課鈴聲的響起,玉泉小學的自主選修課《木藝坊》迎來了學生。與其他課堂略有不同的是,進入教室后,孩子們都默默地走到自己的工位,埋頭苦干起來——在他們的手上,寶劍、坦克、蹺蹺板……在各種工具的打磨下已初見雛形。“孩子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就是在旁邊搭把手,需要我幫忙的時候幫個忙。”你可能想不到,授課老師王樹新居然是一名如假包換的體育老師。

王樹新說,他從小就喜歡木工活兒,還曾經特意拜師學習過小提琴制作﹔即使參加工作后,他也一直沒放下自己的這一興趣。后來,學校開設了適性課程,力求為每個孩子個性發展提供平台。領導提議,“干脆你來開個木工坊吧。”這一提議正合王樹新的心意,他立馬爽快答應。

2014年,木工坊開張。“第一年就稍微買了點兒木材,學校有什麼工具就用什麼工具。”王樹新回憶,當時的工具還都比較簡單,隻有小鋸、墨斗、手搖電鑽等最基本的工具。即使這樣,這門課程還是給孩子們帶來了很多新奇:別說叫得出名字了,好多工具孩子們連見都沒有見過。課程的受歡迎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一度隻招收不到二十人的課堂收到了四五百人的報名申請。

“需要什麼您就說,我們大力支持。”領導的話給王樹新吃了顆定心丸。幾年過去,如今的課堂上,場景已大不相同:刨子、電鑽、車床、電鋸……各種工具一應俱全。為了最大限度保障學生安全,學校也做足了功夫。“比如添置的台鉗是起固定作用的,操作時肯定比用手固定更加安全。”王樹新介紹。

王樹新告訴記者,自己開的這門選修課一般需要多個學期的持續學習和訓練:最開始,孩子們先在課堂上認識工具、學習使用工具,“什麼時候能按要求把小木條鋸下來,而且能鋸直了,第一關就算過了。”之后,王樹新會帶領孩子們從制作一張小單人床開始,了解一件作品從輪廓到成型的全過程,學習如何測量、如何等比例縮小、如何組裝等。為了全面掌握各種工具的使用方法,鍛煉學生對精准度的把握等,王樹新在課上還設計了風車、投石車等作品的制作。

做木工活兒,考驗最多的是孩子們的抽象思維和立體思維能力,“比如說,你想要做什麼,你在腦子裡首先得有輪廓,腦子空空做不出東西,這是最需要我們老師來進行個性化引導的。”因此,在下一個階段,王樹新明確“孩子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的角色也從一個“指導者”轉變為一個“幫助者”,隻有在孩子們求助的時候他才現身點撥一二,提供技術支持。

“孩子們上木工課,並不是意味著他們長大就要當木工。”王樹新表示,對於孩子們來說,在這節課上,除了抽象思維、立體思維得到鍛煉之外,專注力也是收獲之一。“干這活兒,你的心得沉下來﹔遇到了困難,你得琢磨怎麼解決困難。所有這些都是對孩子綜合能力的鍛煉。”(記者 牛偉坤)

(責編:胡宇濃、楊樂)

排行榜一天一周一月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頂部

關閉

登錄人民網通行証    立即注冊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