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閱讀:到雄安去

到雄安去

2019年11月05日11:37  來源:中國文化報
原標題:到雄安去

中國東方演藝集團創作人員雄安之行 王徐峰 攝

幾年前,我有幸赴延安進行文藝創作,踏上了那片紅色的熱土,還原了七十多年前,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們,在“到延安去”的時代感召下,懷著熱情與理想會聚在那片土地上的情景。正是在那裡發表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引領著文藝工作者為人民大眾服務、為人民的解放事業服務。

作為中國東方演藝集團一名年輕的創作人員,近年來,我陸續參與了紀念革命文藝前輩周巍峙、王昆同志的音樂會創作,以及對孟於老師等老一輩藝術家的採訪工作,在他們的筆記中、話語裡,無不閃耀著對奔赴延安的光輝記憶,那些革命文藝的輝煌成就,成為藝術生涯中的燈塔,指引著他們為之奮斗終生。

當他們跨過邊界,望見寶塔山,手捧延河水時,情不自禁地匍匐在延安的土地上,親吻泥土。我常常想,是怎樣的熱情,讓這些七十多年前的“同齡人”冒著生命危險,一路奔向延安?沒想到,命運給我們新時代的年輕人創造了感同身受的機遇。

眼前在這個拆除了大半的雄安下屬的村庄裡,包括學校、街道、醫院等建筑,仿佛可以看出以往鮮活的生活畫面,村正中的一處大宅門的窗上,大紅的雙喜,向我們傳達著這家主人剛剛喜結連理。征遷干部告訴我們,本村的征遷工作得到了人民群眾的極大支持,這戶人家剛剛辦完喜事沒幾天,就主動簽署了安置協議,騰退了房屋。

類似這樣的現象在村中非常普遍,因為數據龐大而計算方式細致復雜,直到我們見到的村落已基本完成拆遷之時,大多數村民是在並不清楚自己究竟能獲得多少補償的情況下,就自覺自願地簽署了協議。促使他們做出這樣舉措的,正是百姓們對黨和國家政策的信任,以及一線征遷干部長期以來深扎群眾、細致入微的工作作風。

雄安新區雄縣文旅局局長高再學帶我們走進了征遷工作組的大本營,由三面集裝箱式房屋搭建的臨時工作營,是一線干部們日夜奮斗的地方。按照部隊建制,征遷工作分為營、隊、組等單位,由縣長親自挂帥,責任到人、到戶。為了保証征遷工作順利進行,人人都按照時間節點立下了“軍令狀”。征遷干部從各自原崗位抽調而來,不分晝夜吃住在工作營的上下鋪上,一天工作十八個小時,有時因為太累,來不及躺下就坐在地上睡著了。征遷工作中,各級干部“高標准嚴要求”對自己,堅決執行著“和諧”的征遷理念,細致入微地為群眾解讀政策、切實解決群眾難題、爭取哪怕微不足道的利益。

我們在村中遇到一位六十多歲的老者,蹲在自家斷壁殘垣的院落中尋找著什麼。征遷干部介紹,在征遷工作中,工作人員發現這位老人家中滯銷了十數萬斤剛收獲的蘋果,為幫助解決困難,工作組乃至全縣全體動員認購愛心蘋果,短短幾天,所有蘋果搶購一空。交談中得知,他是舍不得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趁著封村之前,再回來看一眼。一面是魂牽夢縈的鄉愁,一面是政府和干部沉甸甸的關心,老人抹去眼角一滴眼淚,揮揮手說,我明白,征遷是國家的大事情!

走出梁神堂村已近傍晚,在落日的余暉中,我們抵達位於規劃中的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位置的雄安第一拆——昝崗鎮佐各庄村,在滿天的紅霞中,這個曾銘記我黨抗日戰爭正規戰偉大勝利的村庄、有二百四十戶的農業村,已在上半年完成了征遷。一百多名抗戰烈士的革命烈士墓,遷至縣革命烈士紀念館。這些為革命拋頭顱、洒熱血的前輩們,今天也以他們的方式,與子孫后代共同完成邁向未來的跨越。初秋一馬平川的土地上,看不出一絲村庄留存的痕跡,地圖上還保留著這些村的名字,它們將存在於歷史與人們的記憶中。

取而代之的是人們對新時代美好生活的無限憧憬,偉大的夢想正以中國速度成為現實。建設中雄偉的高鐵穿過曾經的村址,我感覺一陣震撼像電流般擊中了心中某個柔軟的地方。如果說前一刻,我還只是從新區規劃的藍圖裡、從征遷干部的細心講述中、從群眾期盼的眼神裡去想象未來雄安新區的模樣,那一刻,腳踏千年大計堅實的土地,林立的吊車亮起的燈光在蒼茫中如繁星般耀眼,我仿佛已經看見了夢想實現的景象。

十月二十二日,我們走進了位於京雄高鐵車輛段的望駕台村,村子四千多戶、兩千余年歷史,隨手拾起一塊青磚,記載著百年記憶。建設中的高鐵線橫穿村落,將村子分成東西兩半,基本完成騰退的泥濘道路上,還有幾戶村民自發地留在村中,維持搬遷中的交通秩序。

我們和他們交談起來,六七十歲的老街坊討論起安置政策,笑容綻放在臉上。一位老人記憶猶新地說起兒時貧困的記憶:“吃不飽飯,六歲的我餓肚子的感覺,到死都忘不了!后來,我再也沒挨過餓,實話說,就是共產黨好。現在建設新區要我搬遷,我就乖乖聽話。我們平民老百姓,沒能力為國家做多大的貢獻,聽話,是我這輩子能給國家做的最大的貢獻!”

老人平實的話語讓我鼻子一酸,在雄安新區,這種感動又何時停止過!從普通百姓到征遷干部,有太多講不完的故事,他們所經歷的思想變化、所付出的心血努力,甚至達到的精神覺悟,都是值得我們學習和欽佩的。高再學局長說:“未來的雄安新區,一定會有更多高尖端人才進入,到那一天,我就完成了使命,退出歷史舞台。將來的某一天,雄安新區的某一條馬路口,或許有一個舉著小紅旗、戴著小紅帽的交通協管員,那就是我。作為一名黨的干部,我希望到了那天仍能以自己的方式,再為家鄉的建設做一點貢獻。”陪伴我們的工作組成員林浩是一名教師,十九歲就獲得了市級優秀班主任的殊榮。他被臨時抽調到工作組,每天扑在一線,幾個月來沒睡過一個整覺,家裡的困難也從不開口對領導說。離開望駕台村前,路過村醫院,他請我們為醫護工作者拍一張工作照,他卷起袖子充當患者量血壓,沒想到快門定格之后,醫生臉色嚴峻地說,你這麼年輕血壓就高,真的要保重身體啊。

看著短短兩天,我們拍攝的這些寶貴的照片,無數的場景扑面而來,我深深地感受到,在這裡,每一個人,都是一個鮮活生動的故事典型﹔每一個事件,都是值得挖掘的寶貴的創作素材。潮水般的感動使我靈感泉涌,我想,在延安時期,有《黃河大合唱》、有《南泥灣》、有《白毛女》等一系列銘刻崢嶸歲月的革命文藝作品,那是一代革命文藝工作者的心之所至﹔未來在雄安生產建設的征程中,是否還會涌現一批傳得開、立得住、留得下,反映時代風貌、引領時代風氣的作品?這不正是我們作為新時期文藝工作者的使命和擔當嗎?

回首雄安新區之行,數不清的詞匯在腦海中此起彼伏:鄉愁、記憶、家園、夢想、憧憬……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到,今天,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我們在熱火朝天的征遷工作中看到了雄安新區建設發展的縮影﹔看到了基層一線干部為了新區建設奮斗的身影﹔看到了人民群眾對黨和國家的信任﹔看到了這片熱土對美好新生活的向往……這種感懷、感動始終伴隨著我們,這種復雜深刻的情感激勵著我們,讓我想如同七十多年前的熱血青年一樣張開雙臂高呼,呼喚年輕一代創作者俯身扎根基層土壤,到人民群眾中來,這裡有我們創作的寶貴源泉,這裡的一草一木、一言一行,都在教我們真正懂得什麼才是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

“幾回回夢裡回延安,雙手摟定寶塔山……千聲萬聲呼喚你,母親延安就在這裡……”曾幾何時,到延安去,是響徹中國大地最響亮的口號,是無數革命志士強烈的心靈呼喚,是愛,是家園,是所有懷抱理想人們的心之所盼。而今,新時代的號角在雄安再次吹響,我們想帶著這片熱土的深厚情感,呼吁像我們一樣的青年文藝工作者,到雄安去!讓我們以守候的凝望感受這朵花的綻放的時間,以陪伴的姿態見証它的建設與發展,以欣喜的心情發掘它點點滴滴的成長與變遷。

放眼歷史長河,千年大計之中,我們每個人的生命只是短短一段微小的坐標,然而如果能夠親眼見証、親身參與這一切,對於個體存在的意義而言,已經彌足珍貴。(徐珺蕊)

(責編:胡宇濃、楊樂)

排行榜一天一周一月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頂部

關閉

登錄人民網通行証    立即注冊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