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閱讀:老地質“探”雄安

老地質“探”雄安

2019年07月04日10:02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老地質“探”雄安

經過八個月的現場走訪和實地勘察,谷上禮老人整理齊了關於雄安新區的各樣式地圖,並自己手繪了一張白洋澱區域的水文圖。

谷上禮(中)與霍承禹、朱鴻組成“雄安新區地質課題組”,在白洋澱乘船考察。

初到雄安,谷上禮(左二)與霍承禹(右二)、朱鴻(左三)靠著一張地圖,邊問邊找,一步一個腳印進行調查研究。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提供

谷上禮在白洋澱附近考察地質情況,並對岩層構造進行詳細記錄。

谷上禮正在通過放大鏡觀察雄安岩層結構。

每到周末,谷上禮都會到社區義務講課,普及地質知識。他的授課與時俱進,最近的內容都與白洋澱有關。中國地質大學(北京)提供

羅盤、放大鏡和地質錘是“地質三寶”,這些寶貝伴隨谷上禮在地質一線“戰斗”超過50載。

碧波千頃的白洋澱裡蘆葦搖曳,百裡葦海中有一艘小船在緩緩前行,駛過平靜的湖面,激起陣陣漣漪。船上坐著的三位老人白發蒼蒼,平均年齡86歲,他們都是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的退休教授。三位老人時而拿起陀螺儀,時而用望遠鏡遠眺,時而又在紅色的小本上記錄,忙得不亦樂乎。其中主要承擔記錄工作的老人叫谷上禮,今年馬上就85歲了,他是這個雄安新區地質勘探志願小組的發起人。

“我們這些老地質工作者趕上了黨的十九大,趕上了國家的千年大計,一定要發揮自身優勢,能做多少做多少……”2017年4月1日,退而不休的谷上禮得知黨中央、國務院設立河北雄安新區的消息后,當即萌發了志願參與的想法,他找到了老同事霍承禹教授和朱鴻教授,三人一拍即合,自發組成“雄安新區地質課題組”。

這個組合“分量十足”。三人平均年齡86歲,其中,霍承禹年齡最大,當年已是92歲高齡,而谷上禮年齡最小,當年也已82歲。

“總覺得時間不夠用,一天恨不得掰成48個小時。”回憶起在雄安新區的那段日子,谷上禮覺得分外充實。

初到雄安,人生地不熟,三人全靠一張地圖,邊問邊找,年邁卻有力的步伐踏遍這片熱土。炎熱的午后,老人們頂著驕陽,顧不上草地裡的蚊虫,一門心思都扑在地質勘測上,滿頭大汗不說,臉也晒得黝黑。夜晚回到住所,谷上禮又主動承擔起整理歸檔素材的重任,由於信息龐雜,經常一干就到后半夜。

白天在外奔波、晚上整理資料……經過跨度八個月的校內和野外調查,一份用心血凝煉而成的《雄安新區地質研究及工作建議》課題報告出爐。11萬字內容,匯集了豐富的雄安新區基礎地質資料,提出了“關於設置雄安新區應急飲用水戰略儲備水源地”“加強地熱資源回灌工程”“建設雄安新區‘地下長城’文化帶”等十項建議,該科研成果得到了北京市科協的認可和肯定,其中有的建議已得到有關單位的採用。報告還提出為了發掘、宣傳雄安新區的歷史文化,建議在規劃區內建設雄安新區博物館,這一提議,在2018年4月中央批准的《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中得到了採納。

不光是關注雄安,自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退休后,閑不住的谷上禮從未停止在一線耕耘。1995年,剛辦完退休手續,他就應邀擔任學校黨課輔導教師。做調查、寫講義、制作幻燈片……他拿出了地質勘測的功夫,歷經24年,把黨課講成了學校的品牌課程,聽眾達2萬多人次。

“我剛參加工作那會兒,現在的北京科技大學還叫做北京鋼鐵學院”,“礦業大學和語言大學的一牆之隔也特別有故事……”谷上禮還以一名老居民的身份,認真梳理了學院路地區的發展概況,將高校單位之間的小故事寫成了題為《學院路由來與發展》系列文章,生動展示出來。

耄耋之年的谷上禮,雙目有神、步伐矯健,他就像一位不知疲倦的園丁,哪裡需要就在哪裡繼續耕耘。他把這份奉獻視為幸運,“我還要接著給自己‘找事兒’,做我力所能及的工作,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實現中國夢增磚添瓦。”(文並攝/記者 潘之望)

(責編:王紅、馮亞濤)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頂部

關閉

登錄人民網通行証    立即注冊

忘記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