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閱讀:白洋澱,續寫城澱共生共榮的最美故事

白洋澱,續寫城澱共生共榮的最美故事

2019年05月23日18:10  來源:中國婦女報
原標題:白洋澱,續寫城澱共生共榮的最美故事

還未到滿澱荷紅的季節,白洋澱已經迎來了一撥撥的客人。汽艇、快艇,還有那慢慢悠悠的手搖小木船,在澱裡穿梭,也在時光中穿梭。

5月的澱面,似絲綢般波動著光紋﹔1米多高的青青蘆葦,隨風搖曳﹔黑色的、白色的,叫不出名字的水鳥,不時掠過水面,然后倏地飛向葦叢。初夏的白洋澱,就這樣“有聲有色”地“鋪陳”著她長長的故事,說給遠遠近近的人聽。

白洋澱古有“北地西湖”之稱,今有“華北明珠”之譽,水域遼闊,煙波浩渺,勢連天際,143個澱泊星羅棋布。

從魚躍蛙鳴的“美好”到生態失衡的“灰暗”

50歲出頭的安新縣旅游局副局長張克信記得,白洋澱給了他童年無窮的樂趣,“捕魚、捉蟹、打水仗﹔劃船、採蓮、放河燈”。

邵庄子村60多歲的楊慧敏記得:“小時候的澱,清澈見底,男人們在水裡隨手就能抓起魚,女人們會躲進蘆葦蕩裡找一塊開闊的水面,洗去一天的疲勞,小孩子們最愛在水裡扎猛子。”

而白洋澱雁翎隊紀念館負責人、近70歲的張奇元記憶中的白洋澱,不僅是蘆葦浩蕩、湖綠荷紅、魚躍蛙鳴,更是充滿了“傳奇” :“70年前,在這片水域,有一支神出鬼沒、來無影去無蹤的隊伍:他們時而化裝成漁民,巧端敵人崗樓﹔時而頭頂荷葉、口銜葦管,隱蔽在蘆葦叢中,伏擊敵人包運船,切斷了日軍水上運輸線。他們就是水上抗日游擊隊——雁翎隊。”

白洋澱,以她獨有的資源稟賦和悠久的歷史文化,滋養著這裡一代又一代人。

然而,20世紀80年代,被譽為“華北之腎”的白洋澱遭遇“灰暗時刻”。受氣候干旱、上游斷流等因素影響,1982年干澱。1988年澱裡才重新蓄上水。

也是從這個時期開始,粗放式的發展模式“改寫”了白洋澱的生態環境。水鄉裡男人捕魚、女人織席的田園生活也漸漸遠去,曾經出口的葦箔、葦帘子慢慢消減,取而代之的是周邊出現的大大小小的制鞋廠、羽絨廠、化工廠,澱裡、澱邊人家也開始網箱養魚。下腳料的堆積、上游污水排放、人工養殖的過度,使白洋澱整個生態環境陷入了污染的惡性循環。

邵庄子村黨支部書記邵永記得,曾經因為上游污水排放,澱裡的魚一夜大面積死亡。

一位當地人曾感慨:“白洋澱,給當地人生活帶來富裕,但也在不重視保護和過度利用中成殤,自然生態嚴重失衡。”

響應新區建設修復生態環境

邵永說,2013年開始,伴隨著河北省推出的農村面貌改造提升工程,一些澱中、澱邊村開始打響美麗鄉村建設。“咱們在這裡生活著,空氣、水環境都不好,對咱們的生活也不好。”

四面環水的邵庄子村成為河北省第一批“美麗鄉村”。“我們村對村裡的道路進行硬化、綠化、美化,對村裡的垃圾做到日產日清,還在村子四周建起了污水處理站,村子裡開辦農家樂的,決不允許污水隨意向澱裡排放,必須進入管網。”邵永說,在轄區河道,每天還安排兩隻船穿梭,撿拾澱面上的白色垃圾等,“以前一天能撈四五船,后來日漸減少,而現在幾乎沒有了。”

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區宣布“誕生”,“新區環繞白洋澱,因水而興。中央態度很明確,建設雄安新區一定要把白洋澱修復好、保護好,絕不能因城廢澱。”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一位專家說。

擦亮“華北明珠”白洋澱,恢復其“華北之腎”的功能,迫在眉睫。

為了改善澱區水質,2018年9月,雄安新區發布了“禁漁令”。截至2019年1月底,白洋澱流域共治理圍堤圍埝、網圍及溝壕水產養殖741處,養殖面積9.1萬畝,養殖戶875個,消除了餌料投喂污染。

經營漁場400多畝的圈頭村養殖戶陳小英,養了14年魚的張艷鵬,為了白洋澱一湖淨水,他們簽訂協議,支持清漁,“剛開始有點舍不得,但為了支持新區建設,造福子孫后代,聽從新區安排。”

生活在澱邊村的王藕仙,家裡開辦鞋廠已經20多年了,廠裡的工人就有百八十口子,因為雄安新區建設,鞋廠去年完全關停,“這是國家需要,我們要支持!”王藕仙的丈夫瞅准了高效農業開始轉型。眼下,家裡雇著村民,栽種1000多畝紅薯。

雄安新區生態環境局提供的數據,2018年清理河道垃圾約130.9萬方,封堵和整治入河入澱排污(排放)口11395個。整治坑塘606個,治理黑臭水體5條,關閉了安新縣73家羽絨企業涉水工序,並積極引導涉水企業轉型升級或搬遷退出。378家規模化以上畜禽養殖場,取締或搬遷257家,整治121個。目前,白洋澱澱區主要污染物總磷、氨氮濃度同比下降35.16%、45.45%,澱區核心區水質達到了IV類水標准。

如今,在邵庄子村村邊,會看到三個大罐子立在澱邊,這是北排集團在該村實施農村污水垃圾廁所一體化治理項目的部分設備。負責此項目的張特向記者介紹:“目前全村每天產生的污水一個是通過地下管網,一個是設置臨時收集桶,把全村的污水收集到這三個大桶裡,能容納70方~80方污水,通過主設備進行過濾處理,再通過一塊兒淨化花草池子,然后再排到澱裡。”記者看到,污水通過美麗的花草池子后流下來,幾條魚兒在裡邊歡快地游。

張特介紹,北排集團和北京首創股份有限公司聯合體、長安園林有限責任公司聯合體年初“中標”,分別負責78個澱中、澱邊村的污水、垃圾、廁所等環境問題的一體化綜合系統治理。3月25日,北排集團正式進駐雄安新區,開啟“雄安時間”,依托北排全產業鏈優勢,全力服務雄安新區生態文明建設。

“千年大計,隻爭朝夕﹔國家大事,必作於細”。開展白洋澱生態環境修復,展現碧波萬頃、荷塘葦海的水域生態景觀,實現城澱共生共榮的偉大“藍圖”正在一步步實施。

白洋澱的漁民說,現在來澱裡的鳥特別多,“水質好了,一些路過或者遷徙的鳥,都在這站一站”。

記者手記

環境改善帶來獲得感

兩年前,雄安新區宣布成立時,我曾到澱中村王家寨一帶採訪,當時還能看到丟棄在水中的垃圾。

兩年后,再次到訪,澱面非常干淨。平靜的澱面上,除了正在生長的青青蘆葦,還有露出水面的田田荷葉,以及飛起飛落的鳥兒。

綠色發展、生態優先的理念已經滲透到了雄安新區每一個人的心中,大家都在為支持新區建設,保護生態環境貢獻自己的一分力量。

採訪中我了解到,新區三縣還曾開展了為期100天的“走遍雄安”活動。活動以“三無三有”為目標,即無暴露垃圾、無不達標納污坑塘、無工業和生活廢水直排進澱,白洋澱水環境有較大改善、黑臭水體整治有明顯成效、人民群眾對新區環境改善有明顯獲得感。

“精雕細琢”,“眾志成城”,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寧靜美麗的澱泊風光,一定讓人流連忘返。

楊慧敏說:“我覺得水真的清澈了許多,也許不久,那種一眼望到水底游來游去的魚的情景很快會回來。”

去年到白洋澱旅游的人數激增至250萬,今年預計會更多。張克信說,白洋澱因為雄安新區重放光彩,我們將更好地把歷史文化、紅色文化、民俗文化、生態文化植入新時代旅游,續寫白洋澱新的故事,吸引更多的人到這裡觀光、體驗。(記者 周麗婷)

(責編:王紅、馮亞濤)

排行榜一天一周一月


微信


微博


分享


返回
頂部

關閉

登錄人民網通行証    立即注冊

忘記密碼?